才子佳人谜为媒




晋代有个叫温峤的才子,进京赶考途中投宿在一个前不靠村落后不靠店的人家。这家只有母女二人,女儿长得如花似玉,异常可人。老妈妈热情地接待了温峤,并整顿出一个房间让他安歇。
 
  温峤进了这个房间今后,见墙上挂着几幅书画,待他掌灯细看,条幅上写的竟是一条灯谜:
 
  一间年夜厦空又空,里面倒吊齐桓公。
 
  温峤重复思虑,终未猜出,自感腼腆,不觉顺口吟道:
 
  天无涯学亦无涯,书到用时方恨少。
 
  正在这时,店家女儿给温峤送茶来了,恰好听到温峤所说的话,信口接道:
 
  细无度精亦无度,事非经由不知难。
 
  温峤一听,这不恰是对着他吟的那句上联说地吗?不禁对这位女子生出爱慕之情。
 
  次日一早,温峤向这家母女告别,老妈妈不只不收他的店钱,反而为他置备了一桌可口的家常饭来接待他。饭后又拿出女儿写好地那副对联下句,上署“玉喷鼻喷鼻”。递给温峤说:“令郎愿意写出上联吗?”
 
  温峤说:“晚生恭心奉命。”便在玉喷鼻早已备好的纸上写下了他昨晚吟的上联。老妈妈把这一副对联挂起来,说道:“你俩真是生成地一对,令郎假如愿意,我就收你做我的女婿了。”温峤闻言喜出望外,但又不好意思地说:“妈妈,晚生痴顽,我到现在还没有猜出条幅上的谁人灯谜呢!”
 
  玉喷鼻一听,害羞道:“那是一个‘原’(寄意缘)字。‘原’为人伦之本,万福之源。齐桓公名小白,齐桓公的名字倒过来写,就是‘原’字地下边了。”玉喷鼻措辞间,双眼脉脉含情。温峤望着面前这位才貌双全的女子,心中有着说不出地喜悦。